高云 | 传统笔墨与现代造型结合最难
www.zg-xbwh.com   2017-10-25 16:21:49   浏览次数:

 

      传统人物画,过气了?》 刊于《艺术市场》2017年9月号下半月刊

高云 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

      在明清人物画中,我最欣赏的是明代肖像画,其写实功力十分扎实,甚至连老者脸颊上的斑痣都有刻画,既不程式化,也不概念化,可以说明代肖像画已经成为中国传统人物画的巅峰之作。

      在明清画家中,我最喜欢的是陈老莲和任伯年。陈老莲笔下的人物造型夸张,装饰变形,别具一番趣味;而任伯年则是天赋异禀,艺术格调清新,人物、花鸟、山水无所不精。

      但总体来看,明清人物画远不及唐宋,整体格局缺少堂皇高贵之气,显得寒酸拘谨。唐宋时期吴道子、李公麟的白描人物,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等均达到中国人物画的高峰,至今无人能及。

      20世纪,随着西方艺术教育体系在中国的推行,促进了中国人物画的发展,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人物画家,如刘文西、蒋兆和、傅抱石、叶浅予、黄胄、方增先、何家英等。

高云《还记得我们吗——纪念新四军建军70周年》195×115cm 2007年(获全国美展提名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还记得我们吗——纪念新四军建军70周年》(局部)

《还记得我们吗——纪念新四军建军70周年》(局部)

      西方艺术教育体系的最大裨益是让中国画家系统地受到造型训练。以我的经历来说,早年在南京艺术学院就曾学过解剖课程,熟记人体每一块肌肉的走向和形状,所以画得精准已是当代人物画家必备的基本功。但同时暴露出的问题是,在西方艺术教育体系下,我们未能解决中国笔墨尤其是以线条来精准表现人物的能力;也就是说,传统的笔墨语言与现代的精准造型还没有很好地结合。这导致不惜牺牲笔墨线条而一味追求“形”,甚至借用明暗光感来表现,从而使中国人物画越来越西化,丧失了笔墨本色和精神内旨。

      中国画的“底线”有三条:一是线条,中国画最鲜明的特点是用“书法”的线来表现人物和景物,一根线不仅承载了画家的情感与格调,还彰显了画家的修养和性格。二是意境,中国画讲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通过山水、人物等意象来营造意境和渲染氛围。中国绘画讲究高度提炼,是运用看似简单或很平的方法来表现意境,这也是中西方绘画的一大区别。三是散点透视,这与西画的焦点透视形成鲜明的不同。中国绘画更多地是依靠画家的目视心记,例如对山河的描绘,古代画家通常是游赏山间美景之后,回到家中画出“心中山水、胸中山水”,把物象变成心象。

高云《魂系马嵬》195×165cm 1989年(与何家英合作,获全国美展银奖)

《魂系马嵬》(局部)

《魂系马嵬》(局部)

      中国绘画的精神是融入个人的体会和修养,以线条造型,通过造型体现意境,通过散点透视扩大意境。而当下人物绘画,尤其工笔人物画,只讲究造型准确,却把线条、意境、散点透视都丢了,由此中国画的特点就丢了了,中国画的性命也就丢了,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当下,中国各大艺术院校推行的西方绘画教学体系本没有错,提高了人物画家的造型能力;但需要注意的是,通过素描去理解形体、通过解剖去了解结构,只是中国人物画的基础课程,或者说训练的第一步,不能到此为止。第二步是如何运用中国的书法线描来表现人物的结构和形体,这是现在学院教育缺乏的一项。

      南京艺术学院曾开设线性素描课程,即用线的语言来解决造型和结构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大量临摹经典线描人物画来解决线条造型的语言运用问题。第三步是用线描的技法直接写生人物,解决线条的实际运用问题。所以说,中国人物画要持续发展,首要解决的应是笔墨与造型相结合的难题。

高云《江南好》238×129cm 2011年(入选”中国国家画院30周年庆典大展““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美术作品展”“第四届全国中国画展”)

《江南好》(局部)

《江南好》(局部)

高云《了无一点尘凡气》68×136cm (入选“第九届中国艺术节”)

《了无一点尘凡气》(局部)

《了无一点尘凡气》(局部)

相关热词搜索:笔墨 造型 传统

上一篇:孙其峰花鸟画技法问答:如何掌握花与鸟的神态?
下一篇:侧锋,一个被误解千年的笔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