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曦明:笔墨精神的传达
www.zg-xbwh.com   2017-09-02 15:04:34   浏览次数:

       采访林曦明先生,是我的一个念想。自从在友人的“集贤堂”看到他的画,觉得是一幅现代感极强的抽象水墨,里面线条墨点的疏密、浓淡、干湿的变化无不体现出一种节奏和韵律,越看越震惊,深以为这位从永嘉乌牛走出的老画家很值得拜访。

       酷暑,沪上,在友人的安排下,我终于有机会走进林老的画室“喜雨楼”,和他就他对绘画的感悟,有了一个下午的畅谈。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太喜欢画画了,从小就对画画有强烈的愿望。”每个人都有自己对愿望表达的诉求,林曦明先生所幸在孩提时代,就有了对绘画的不泯初心。

       虽然林曦明先生的祖父和母亲不喜欢他从事绘画一行,但在永嘉以画壁画为生的父亲,却将他从小带在身边,耳濡目染之下,小小年纪,他就崭露头角,在永嘉有了名气。

林曦明 宾翁画意

       他做画工,人物、山水、花鸟都画。那时的生活条件很差,几个画工,就睡在庙堂里,吃的饭菜都没有油水。有位律师很欣赏他,让他到自己家的书房睡觉,林曦明先生虽然年纪还小,但觉得大家是个群体,不能搞特殊化,最终和大家一起坚持下来,画完了戏台。

       对画画的兴趣,让他不满足于现有的手头材料,但农村找不到美术资料,他就来温州找,买到《吴友随画册》和《钱吉生画册》,他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日日临摹。出于热爱,他还自觉找题材写生。农村里有演戏,他场场必到,带着本子,找根柱子靠着,写生。戏演完了,他回去还重新画,直画到自己满意为止。

林曦明 春山图

       18岁那年,乡里有位知识分子,看到他的画,大为激赏,并介绍他到温州苏昧朔先生那里学画。他学画很认真。苏昧朔先生会作诗、唱诗,并习惯于晚上作画。因为第二天画就会被收起,他就在当晚对着墨迹未干的画,进行临摹,用功至深的他,经常画到天亮。苏先生的画,他临摹了一百幅,张张惟妙惟肖。在苏先生的支持下,林曦明先生在温州市区当时的中百商厦举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画展,作品被一抢而空。

       “苏昧朔先生的原画,价钱很高,我的画,画得神似,价格便宜,所以都卖光了。但由于买画的,很多是达官贵人,都不付钱,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林曦明先生谈起自己的第一次个展,依旧记忆犹新,对钱财的得失,他已淡然,但对个展之后,自己没有保存下一幅习作,他大为遗憾,这些作品,是两代画者的心血结晶,既是苏昧朔先生的得意之作,又有林曦明先生夜夜呕心沥血在其中,散失殆尽,确是憾事。

林曦明 待渡

       “画画是件苦事,不吃得苦中苦,是尝不到甜滋味的。”总结自己最初的学画生涯,林曦明先生发出这样的感慨。

       为伊消得人憔悴

       “要说对画画的顿悟,那应该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画家很多,只凭聪明画画是不够的。我以‘现代意识、民族精神’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所谓现代意识,即是画是给今天的人看的,传统是进入的基础,但不能拘泥于传统,所以画作要中西结合;所谓民族精神,就是不能丢掉传统,传统中有很多东西值得借鉴和深挖,如对石涛的画,林曦明先生至今仍学习、激赏不止。

       也就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画研究院在北京成立,每个省选三至五人参加,李可染任院长。当时林曦明先生在上海中国画院任职创作研究室主任,邀请信直接发到画院,上海去的三位画家分别是关良、陆俨少、林曦明。他们在北京操监堂呆了一个多月,来自全国的画家互相交流,对当代画家进行研究,所创作的画作就留在那里做展览、研究。

林曦明 清秋

       在上海中国画院任职期间,林曦明先生经常有画作展览。刘海粟先生曾来参观画展,看后,指着林曦明先生的画说:“就是这个人画得有出息。”以后刘先生来画院座谈、开会,都会询问林曦明先生的消息。对于前辈的提携,林曦明先生铭记在心。

       学传统,到生活中写生,林曦明先生深谙绘画之道。他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山山水水都成为他捕捉的绘画灵感。他记得有一次成昆铁路写生,是铁道部组织上海的画家创作,每个车站都停下来画画,带回来很丰厚的创作素材。他还说,画家要笔耕不辍,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在五七干校的时候,劳动之余,他就看理论文章,自己练功,功夫不退反进。不仅作品层出不穷,质量也属上乘,画作《漓江》、《江南水乡》、《故乡》、《牦牛》、《四善图》等五幅作品,在国际上获得大奖。

林曦明 秋山鹿鸣

       “我喜欢的东西比较多,曾经在温州、杭州做剪纸,民间的文化要汲取。像林风眠先生,他就汲取了瓷器画、民间年画的精髓。”林曦明先生很重视各种美学元素的收集工作,但他告诫后学者:“喜欢的东西可以多,但一定要走得进去,出得来,否则就泥古不化了。”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今天的画坛,林曦明先生已然是当之无愧的老一辈海派画家的杰出代表。他在上世纪70年代就奠定了在中国书画界的地位,多年来,他精心创作,灵感不断,作品常新。林曦明是上海书画界乃至中国书画界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从上海中国画院退休之后,他担当了很多社会职务,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剪纸协会名誉会长、美协上海分会理事、吴昌硕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林风眠艺术研究协会副会长、上海海上水墨画院院长、现代书画研究会会长、浙江画院特聘画师等。

       虽然成就非常,但林曦明先生为人谦恭。在他家里,一直挂着4位先生的肖像,分别是苏昧朔、齐白石、黄宾虹、林风眠,他说他们是他绘画道路上的老师,会一生永记。虽然齐白石和黄宾虹没有亲授过技法,但林曦明先生说自己从白石老人的花鸟,从黄宾虹先生的山水,得益匪浅。

林曦明 山居图

       林曦明先生是一位艺术观念开放的艺术家,他的中国画,是大写意之作,是超越了一般中国画技法的大家之作。他早中期作品表现出对构图的精心经营,晚年的作品则完全专注于中国画艺术的核心——笔墨精神的表达。凭着自己深厚的修养和雄浑的笔力,在笔墨的无穷变幻和丰富的层次变化上已臻大化之境,干、湿、浓、淡、枯、焦、宿墨轮番交替使用,水色淋漓,用意更深。细细品来,在水、色、墨的相互交融渗透上更变化无穷,气韵更为生动灵动,画面也更丰富厚重。林曦明先生“绝似又绝不似”的作品已经走到了传统中国画模式的边缘,其中的抽象因素和现代艺术倾向相当接近,这种对传统形式近乎极限的追求,正推进了中国画自身向着现代化的转化。王国维先生说词学上最深的意境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林曦明先生是寻到了自己绘画的真谛。

       已经是89岁高龄,林曦明先生还有孩童一般的心境,我们为他拍照,他很不习惯,让他动作自然点,他会得说:“我已经很配合,我老师苏昧朔先生,是怎么也不肯合作的。”他现在还坚持创作,说要举办自己的百岁画展,在座众人深为之折服,也期许老先生能达成心愿。

林曦明 乡村秋色

       在上海工作了很多年,但林曦明先生心心念念还是自己的家乡。每年过年他都会返乡,会亲访友,参加温州人大会。他无私地为家乡的文化做建设,除了在上海开设了林曦明现代剪纸艺术馆之外,其他三所艺术馆都开设在温州,乐清雁荡山林曦明艺术馆规模很大,他捐献了400幅作品,包括自己的一些藏品,永嘉苍坡建有林曦明艺术馆,乌牛则拟建林曦明故居美术馆。

       说起和乐清的渊源,林曦明先生还记得自己在柳市小学做过美术老师,后来和五个人合办了一所溪口小学,除了教美术,还任总务主任,因为太老实,连父亲做工的工钱,都赔进去了。“我做人很认真,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好,早年在上海戏剧学院任教期间,还被评为‘先进教师’。”林曦明先生珍惜自己的羽翼,爱护自己的弟子,他说家乡让他带学生,他就带了温州、永嘉、乐清10个人,他希望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笔墨 精神 林曦明

上一篇:说不清楚的中国画
下一篇:任伯年的这几幅人物画特耐看,特有味儿!!!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