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外交:创造了书法国际传播的新版图
www.zg-xbwh.com   2016-09-20 18:58:56   浏览次数:

  9月5日晚《新闻联播》,有一个画面令人印象至深: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邀请阿根廷总统夫人阿瓦达等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的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参观中国美术学院,其中一个环节,彭丽媛和团长夫人每人手握毛笔书写,然后大家一起亮出作品:汉字书法——“和”。

  邀请国际友人书写“和”字,意味深长。“和”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文化,不论宏大的天人关系、人际关系、国际关系,抑或是极小极微的个人生命体内五脏六腑关系,最强调一个字,就是“和”。“和”同样也是中国书法创作一个不能违背的原则,唐代书法家孙过庭在其传世名作《书谱》中曾告诫:“和而不同”“违而不犯”。

  于书法人来说,这个“和”的意义还不仅如此。因为本学界祖师爷、书圣王羲之,在清酒微醺时用“鼠须笔”“蚕茧纸”书写的千古惊世名作《兰亭序》中,力透纸背写的第二字,就是“和”。

  但对于我来说,最让我感动的,还在于它唤起了我的另一段回忆:2014年3月21日,美国总统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访华,习近平主席夫人陪同参观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活动主办方特别安排了参观书法课堂、体验中国书法。习主席夫人现场题写了“厚德载物”四字赠予米歇尔。接着她又给米歇尔示范如何拿毛笔、写汉字。那一次米歇尔写的是王羲之《兰亭序》里的第一个字:“永”。

  这两个历史的瞬间,时隔两年,两次在重要外交场合展示的中国书法,两个字都来自王羲之的千古名作。《兰亭序》开头两个字“永”“和”。拼合在一块,它们是如此的贴切、入时,正好代表了当代中国的最强音:和平,中国人民期待、渴望世界和平!

  立足全球大外交,不失时机地嵌入中国文化最核心的元素——书法,以中国独特的方式,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和传统思想精髓,这样令人难忘的场景,近年来在我国电视荧屏已经多次出现:2014年9月18日上午,习主席夫人彭丽媛在新德里参观了泰戈尔国际学校,教印度学生学书法;2015年6月24日,习主席夫人彭丽媛陪同比利时王后玛蒂尔德访问北京启喑实验学校,学生教皇后学习中国书法;2016年6月2日,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彭丽媛在京会见应邀到访的新西兰梅西大学和维塔工作室代表团。会见期间,彭丽媛请客人观摩学院书法家的现场创作……这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是最后一个。

  从近代“汉字拉丁化”浪潮下苟延残喘,忍受艺术学科“无户籍”的尴尬,和每天面对行将自生自灭的暗淡前景和屈辱,到今天一个鲤鱼打挺翻身成为民族文化星光闪耀的光荣一员,在大国外交广阔的历史舞台大放光彩,书法,在匆匆的历史脚步中,走过了怎样悲欣交集的一百年!

  回顾近300年东西方文化交流历史,我们有时确实会感到,那段历史于我们有太多的振奋,也有很多的伤痛:西学东渐,是近代东西文化交流的主潮。14世纪开始的欧洲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给欧洲带来了工业革命,随之而起的,是世界殖民的浪潮——欧洲文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全世界,由此而建立起近现代国际文化的当下格局。当然,西学对中国的影响,过程虽然痛苦,但它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进步,使我国实现了文明的“级差”跨越,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但另外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由于近500年国家发展的不平衡,在东西文化交流中中国基本上是单向接受者。回想,近代中国,有什么东西像欧洲文明一样,在近代资本世界市场的形成过程中传播全世界,成为世界共同的时尚?中华文明,除却遥远的古代四大发明以及丝绸和瓷器,还有哪些文明成果为世界所接受、共享?我们可以掰着手指数一数:中餐,中国功夫还是中国针灸?如果以“普遍接受”为尺度,答案基本没有。武断地说,和西学在中国的广泛接受、普遍流行程度相比,中国文化在近代的世界化传播,几乎就是零。

  再如艺术领域,我们的教育全面接受了西方的艺术教育体系,几乎所有的中小学美术老师都会教素描、水彩;几乎所有的中国艺术院校,都有西画专业,素描、色彩、透视、解剖,甚至是必修课。但是除了在东亚地区传统的汉文化圈之外(如韩国、日本、东南亚,他们会有水墨画相关课程和专业),欧美地区,没有一个大学艺术学院会有跟毛笔、宣纸、水墨相关的课程,没有一个会把东方的水墨画或者书法,认真当做一个视觉艺术门类,列入基础教学;甚至,开一门课介绍一下,都没有。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文化的优秀部分在近百年的中西文化交流中,在全世界的认知度,和欧洲文明的世界化传播相比,存在一个巨大的反差;东西方近百年文化交流,存在严重的不平衡。当然这原因很简单:弱国无外交。文化竞争,同样适用丛林法则,没有国家实力,就没有任何发言权,“土著文化”的最大荣耀就是作为标本,放进博物馆。

  但世界文化“一边倒”格局,“存在的”并不合理。从构建世界文化的多样性角度说,中国文化在世界近代通行文化构建过程中缺席,没有获得应有的影响力和份额,超越中国本土立场、观念,即便从全球文化构建的多样性角度来说,也是一个缺憾,是世界文化的一个损失。古老的东方文化,在视觉文化层面,有很多有特色、有魅力的创造,但是它没有进入世界视野,成为可以为全球、全人类共享的东西。这是中国近代因为国力孱弱,欠世界、欠历史的一笔债。今天,我们也许是应该考虑怎么把它给还上了。

  西方艺术样式可以借助其综合国力普及到全世界,成为世界艺术的普遍样式,中国艺术是否也一样具有世界的普遍价值、让全世界共享呢?我想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一个需要我们去努力做的问题。

  感谢大国外交,创造了书法国际传播的新版图,为书法国际传播架设了金色天桥。中国人民有信心为人类文明发展模式探索提供“中国方案”,与此相配套的,应该有中国独特的视觉审美文化,其中也有中国书法。

相关热词搜索:大国 书法 外交

上一篇:全国第四届草书作品展征稿启事
下一篇:第十二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在天津隆重开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