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伴戎马行——朱航满
www.zg-xbwh.com   2016-07-25 20:19:22   浏览次数:

 
  提到军旅书法家,我先想到了舒同。1936年,红军到达陕北边区政府管辖的旬邑县城,为团结抗战,拟请当地一位前清翰林出任边区参议员。但那位老夫子却立即予以回绝,理由便是他从不和没文化的人交往。毛泽东知道这件事后,让舒同以中央的名义修书一封,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这位前清遗老读后大加佩服,连声称赞这封书信字美文雅,随即出山参政。舒同的书法浑圆有力,外柔内刚,宽博端庄,雍容大方,难怪那位自觉博雅的前清翰林边读边叹,“想不到共产党内也有人才啊!”烽火硝烟、战事紧张,舒同还能够潜心书艺,寄情翰墨,其难可知。在随红军长征到陕北时,他一路上书写大幅标语,结果石灰满身,灰头土脸,衣服上也烧了好多洞。练习书法,没有纸笔,就捡树枝在地上划拉;骑在马上,也用手指头在裤腿上划拉。有一次,被毛泽东看到了,就笑着说:“舒同,你成了马背书法家啦。”作为书法家,毛泽东是舒同最早的知音之一。
 
  都说隔行如隔山,尽管我对书法一直兴趣甚浓,但很久之后,也才知道原来电脑字库中的“方正舒体”,便是舒同的书法字体,真是惭愧。而更让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所惭愧的是,因为要参与一项有关军事艺术史方面的重要课题,我研读了一些文艺史料,也才发现原来舒同早在1926年就参加了革命,曾参加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战役和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中参与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工作,并在解放战争中直接参与了华东解放战争的指挥工作,可谓半生戎马,功勋卓著。晚年,舒同受命组建中国书法家协会,并无偿将自己的一生艺术心血,授权电脑公司制作成为了广为普及的“方正舒体”,可谓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的完美结合。先生德高望重,资历深厚,精神境界令人赞叹,正所谓“字如其人”。书法背后是天赋,是阅历,是性情,也是人格、修养与精神气度。舒同的人与书,是当代书法的骄傲,也是中国军旅书法的楷模。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优良传统所在,军旅书法才能够得天独厚,甚至是一枝独秀,这也正是我新近读过一册《军旅书家访谈录》的感慨与感想。军队非常重视和利用书法来进行宣传和鼓动,早在1940年的一份关于政治工作的文件中,舒同就特别强调要“加强书画队的工作”,通过“写标语、绘画报,散发张贴传单以及各种文字宣传”,并特别指出“过去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够”。(《抗敌剧社的性质任务及其发展方向》,1940年6月11日)也因此,据我所知,如今的很多书法家都是当年部队的美术宣传工作者,很多书法大家起初也无非如舒同一样写标语、出板报和抄文件罢了,包括如今已鼎鼎大名的李铎先生。而让我颇感诧异的是,军事参谋出身的孔见将军,其书法兴趣的发生则来自于最初的参谋基本功,他在访谈中讲到:“当参谋要练习隶书、魏碑、楷书,尤其是专门从事军事作战测绘专业的,楷书写得非常好,不亚于搞文化工作的。”看来,书法于军人,也是一种独特的武器;而军人于书法,竟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缘。
 
  军人习武,不得马虎,须得踏实与扎实;而军人习书,自然也是一丝不苟,不辟斜径。我读这册访谈录,不难发现大凡军旅书法家,都是通过苦学勤练才化蛹成蝶的,他们广临名家碑帖,颇有些十年磨一剑的韧劲。诸如此书开篇所访的著名书法家李铎先生,早年便是苦心研读郭沫若的字体,直到几可传神,他那时常去荣宝斋借郭沫若的真迹来临摹,夏天光着膀子,用毛巾绑手,因为担心有汗,便放到玻璃板上临摹,以防弄破原件。到了80年代以后,李铎中年变法,广搜碑帖,苦心钻研,又是一番苦心修炼,而终大成,启功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价他的转变:“我虽然没见他具体怎么去临习,但从他的字迹中见到他‘志之所向’,看到他有想学晋人唐人处,有想学宋人处,有想学明人处。例如:晋之二王、唐之颜褚、宋之苏黄米蔡、明末清初人王铎、傅山的行草书,无疑他必然琢磨玩味过。有时他以隶魏笔意入行,独具风格。但绝对无法说出他哪些笔法是专学哪个人的,只看他用笔不拘束,结字求紧密,行气要连贯,章法则是在左伸右缩间取得行距的平衡。足见他是在一向放胆落笔中渐疏渐密的。回过头来,平心而论,前一段学‘郭’体,未尝没有鼓舞气势的好处。”(《<李铎书前后出师表>序》)
 
  真不亏是大师眼光。正因为这样军人式的敢于冲出藩篱的勇气,以及对于书法艺术的不懈追求的“气势”,让李铎的书法能够独具一格,而在书界长河中拥有一席之地,可以说李铎之书法成就,乃是他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拔,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平淡朴素中见俊美,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他的书法,代表了中国“军旅书家”的一种风骨与气度,也代表了中国军旅书法的一种美学态度。我翻阅这册访谈录中的书法作品,发现他们的书法不管是草书、行书、隶书,还是楷书与篆书,不管是风格古拙沉雄,还是飘逸洒脱,不管是端庄凝重,还是清雅秀气,但我可以感受到,这其中都有一种十分独特的艺术风骨,那就是一腔正气、大气与阳刚之气。也因此,不妨请读申万胜优雅俊秀的行草,李翔飘逸精炼的草书,王德太大气厚重的楷书,苗培红清朗俊秀的小楷,赵山亭古拙雅致的篆书,卿建中飘逸洒脱的行草,王学岭瘦硬飘逸的行书,倪进翔古雅雄拔的章草,等等,都内蕴着一种军人所特有的精气神。军旅书家独特的精神气质与美学风格,带来的是一种刚劲神秀的美学冲击。
 
  练习书法、研习书艺,毕竟是浸染于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领域。喜欢书法艺术,就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中国古代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大门,从传统诗画到金石之学,从文言古文到文字小学,莫不如此。但我知道,很多军旅书家,其实并非是专门研习书法,而是在戎马倥偬之余,从事这些非同寻常的艺术创作与研究,其难可想而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他们能够巧妙结合,互为补充,也融会贯通,自成境界,诸如孔见便在访谈中这样谈到军队经历对于自己书艺提升的益处:“长期在组织领导军事训练这个领域里面工作的经历,对我理解书法、研究书法的习书、悟道都很有好处。”于孔见来说,参谋业务专业、军事训练组织、指挥大型任务、研究军事智慧、转战大江南北,对于他研习和体悟书法艺术,都有独特的益处。而书法家卿建中则谈到通过书法研习能使心境开阔,思路一新,一些在机关政治工作中难以解决的矛盾以及很难处理的问题,从而有了解决之道,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切身体会到书法是我人生中通往快乐的桥梁,也是渡过难关的载体。” 笔伴戎马行,书剑生涯美。从当代中国军旅书家的身上,我看到了军人的儒雅、智慧与襟怀,如一道风景,这边独好。
 
  原载《解放军报》2012年5月19日
 

相关热词搜索:朱航满

上一篇:王镛:激越而雅逸的超然情怀
下一篇:潇洒通透 宁静致远——黄俊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