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凤子作品
www.zg-xbwh.com   2016-07-15 17:33:56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查看原图
       吕凤子(1886--1959年),中国现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艺术教育家,职业教育的重要发轫者,"江苏画派"("新金陵画派")的先驱和最重要缔造者之一。曾在南京、扬州、长沙、北京等地师范学校任教。在南京大学(前身中央大学)主持教务九年。也曾任正则艺专校长、国立艺术专校长等职。
现代美术界卓有声望和成就的美术家刘海粟、徐悲鸿、吴冠中、李可染、張书旗等都曾随其受学,受到他的美术教育和艺术熏染。
    1907年,吕凤子和张大千同时考入浙江两江优级师范学校。吕氏所受的绘画教育应是属于“中西合璧”式的。既学有传统的课徒式的山水画,也学有西方先进的素描观念。
        但是当时“两江”的素描教学是由日本人传授的,这与欧洲的学院派素描是有所区别的。因此吕氏虽受“中西合璧”式教育,但这与后来的徐悲鸿、刘海粟等人的“中西合璧”有着从角度上的本质区别。
        吕凤子擅人物、山水、花鸟,尤以仕女和罗汉著称。其人物画大多取材现实生活,或寓嘲讽,线条有力,运转变通,具有表现力。近现代中国绘画史中有三位人物画颇见特点的画家,一为丰子恺、二为叶浅予,还有就是吕凤子。而吕凤子在这三位中所留下的作品最少。
        吕凤子是与齐白石、徐悲鸿齐名的著名国画家、美术教育家,1910年在上海创办我国最早的一所美术专科学校——神州美术院。
    吕凤子与徐悲鸿是于1912年相识的。当年,年仅17岁的徐悲鸿到上海学习西画,那时吕凤子正在上海办神州美术学院。吕凤子在朋友引荐下认识了徐悲鸿,并为他提供了免费进修的机会。吕凤子亲自指导徐悲鸿学习西画,告诉他学习西画的基础是素描,并悉心指导他学习素描,这一切为徐悲鸿的绘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徐悲鸿赴巴黎留学8年后,于1927年回国。吕凤子爱才如渴,推荐他在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画组任教授。
        徐悲鸿希望能在绘艺上面得到全面发展,于是他在办公室里找到了吕凤子,非常谦恭地对他说:吕老师,以前您教过我素描,使我得益匪浅。现在我想再向您学习中国画。”吕凤子看着这位曾经的弟子,如今已学有所成,非常高兴,可是,徐悲鸿现在已经是蜚声海内外的大画家了,就回答说:你现在已经是西画大师了,我怎么还敢收你为弟子呀?”
       徐悲鸿见吕凤子先生不肯答应,就坦诚地说道:中国有句古语:三人行必有吾师’,能者为师嘛!何况您曾经就是我的老师。您就不必推辞了。”吕凤子还是不肯担当徐悲鸿的老师。徐悲鸿没法,只好绕个弯子说:那您就做我的亦师亦友的同道吧!”见徐悲鸿这样说,吕凤子也就欣然答应了。
       以后只要有空,吕凤子就向徐悲鸿讲授中国画精髓与技法,有时还挥毫泼墨做示范。在吕凤子的教授下,徐悲鸿的中国画画艺大进,他笔下的奔马、人物、翎毛、花卉,都受到了吕凤子用笔的影响。
       有一次,徐悲鸿特地来找吕凤子,对他说:老师,法国巴黎不久将举行世界博览会美术展览,您应该寄点作品去试试。”吕凤子一听,忙谦虚地说:“不行,不行,我的水平还达不到参加世界展的水平呢。”徐悲鸿笑了:你的绘画技法继承历世的传统,开启当代的新风,称得上是三百年来第一人,只有您担当得起!”吕凤子听了连忙插话:三百年来第一人的说法实在不妥,不妥!清代乾隆年间的‘扬州八怪’还没超过二百年哩……我怎么能排在他们前面呢?”
        徐悲鸿见说不服吕凤子,就瞒着他,悄悄地把“中大”教师休息室内挂着的一幅《庐山之云》卸下来,寄往了巴黎,并代吕凤子报名参加世界博览会美术展览。《庐山之云》在巴黎世界博览会美展展出后,被评为中国画一等奖。“门生为老师当伯乐”,从此被传为一段佳话。
        张大千曾赞扬吕凤子说:他(指吕凤子)的才华真高,但是他的生性却很淡泊。要是他稍微重视名利一点,他的名气就会大得不得了了!
        吕凤子的人物画的归类,虽有不少讽喻时局的作品,具有浓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内容。但是绝不同于徐悲鸿的现实主义人物水墨画,他的画品风格仍应归于文人画的范畴之中。
        文人画的最主要的特点是“以书入画”。吕凤子的书法承清道人李瑞清之法,极有特色。且与其画风也能较好和谐。
        吕氏对于书法与绘画之间关系的论识极有见地:“中国画一定要以渗透作者情意的力为基质,这是中国画的特点。所以中国画最好要用能够自由传达肩、臂、腕力的有弹性的兽毫笔来制作,用手指或其他毛刷等作画,只能构成一种缺少变化的线条,它不能用来代替兽毫笔。”而“成画一定要用熟练的勾线技巧,但成画以后一定要看不见勾线技巧,要只看见具有某种意义的整个形象。不然的话,画便成为炫耀勾线技巧的东西了。”
        吕氏对于中国画的理解有两个层面:其一要用毛笔,即书法用笔。其二用线造型的目的是“形”,而不是笔墨技巧。而吕氏的这一主张应该是对于中国画发展极熨帖的建议:既不要放弃笔墨,又不要拘于笔墨。
        吕凤子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二三十年代就已经享有很高的声誉,徐悲鸿、张大千、陈之佛、傅抱石、钱松岩等对他的品德和才艺均有着极高的评价。我国现代美术界卓有声望和成就的美术家刘海粟、徐悲鸿、吴冠中、李可染等都曾随其受学,受到他的美术教育和艺术熏染。
        吕凤子山水、花鸟、人物画均极为精湛,但最主要的成就还是体现在人物画上。早年、中年时期的仕女画、诗意画,入蜀后的罗汉画以及建国后表现人民生活题材的绘画,都为他在不同时期赢得了盛誉。
        做为近、现代史上卓有成就的美术教育家和著名的中国画家。吕凤子为新时期“江苏画派”的形成和发展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按照吕凤子自己的说法,他一生做了三件事,其一是画画,其二是教书,其三是办学。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