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谢世家——为纪念唐醉石先生诞辰130周年书画展作
www.zg-xbwh.com   2016-09-21 17:10:04   浏览次数:

  大年从北京来,张罗祖父唐醉石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展。这个纪念展将展出唐氏一门三代的书画篆刻作品。大年嘱我写篇文章,说现在与他们三代都认识的人不多了。这个理由很充分,我无法婉拒。

  其实我并没有见过唐醉石先生,我去唐家的时候醉石先生已经过世了,但醉石先生的夫人我却不仅见过,而且在记忆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自认为一辈子见过的聪明女人不少,但智慧明达到让我倾心佩服的只有三个,醉石先生的夫人是其中之一。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唐夫人时给我的惊讶,那种雍容华贵,大方得体,谈吐优雅,在那个粗陋的时代里显得特别珍稀,特别难得,令人一面难忘。听她讲掌故,吃她做的饭菜,样样都精彩,样样都舒贴。最令人佩服的是她能够让在坐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当天的主客,就是她最关注的人,没有一个人会有受到冷落的感觉。

  唐氏一门我最先认识的是大康(本名达康),大康是我的好友。因大康而拜见醉石先生夫人,也因大康而认识大康的哥哥达成。唐达成是著名的文学评论家,1957年打成右派,很倒了一阵霉,文革后与王蒙一起平反复出,80年代王蒙任中国作协常务副主席(巴金挂名主席),他任党组书记,是当时中国文坛上的两大要角。还记得1980年12月我去北京美国大使馆办理赴美签证,顺道去他们家拜访。那时他已经扬眉吐气了,夫妻俩正当中年,春风满面。太太马中行演员出身,不消说是婀娜多姿,堪称璧人,而达成兄则绝对是美男子,个子高大,气宇轩昂,说起话来笑声朗朗,中气十足,真给人玉树临风之感。正谈话间,从门外走进来两个青年,一个长发飘飘,神情潇洒,一个平头短发,淡淡穆穆,达成兄说:“这是犬子庆年,那个是大年。”看我有点惊讶的样子,又笑笑补充说:“喜欢玩艺术,玩摄影。他们这个圈子的青年就喜欢这副打扮。”我突然想起《世说新语》,想起“王谢子弟”,也立刻就明白了什么是“世家”,什么是“书香”。历史也许早就面目全非,但总有一些血脉是古今相连的。后来我去了美国,拿到博士后又去了台湾,真想不到在台湾还有机会见到达成兄。应该是1996年秋天,达成兄率领了一个大陆文学代表团来台湾访问,竟抽出一天时间带着几个团员(我记得有小说家凌力、书法家钱世明),在我的台北山居盘桓了一日,还是那样气宇轩昂,还是那样笑声朗朗,中气十足。但绝对想不到的是达成兄竟在三年之后就遽归道山了。

  我和大康的友谊始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又都先后去了美国,在洛杉矶和纽约都留下了我们许多欢聚的记忆。那时候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他则在洛杉矶画画卖画。后来听说他越画越好,而且开创了一种带装饰性的、有浓烈西南少数民族风味的中国人物画派,很受西方人士欢迎,画也越卖越火。有一次他到纽约来开画展,住在我家里,我白天陪他去画廊,竟有人把我当成日本商人,大概他们以为东方只有日本人出得起大价钱来买画吧。晚上回来,大康就自告奋勇做饭,他是一个美食家,烹饪很内行,又喜欢做菜,有次为了做一个炖象鼻蚌,竟然不辞辛劳地坐地铁到唐人街去买了一个砂锅回来,说象鼻蚌只有用砂锅才能炖得好。那几天我乐得天天打牙祭,至今想起来犹觉齿有余香。大康还特地给我画了一幅别有韵味的中堂,矫夭的春枝下,一只悠闲的小鸭在戏水,题曰“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幅画一直挂在我念哥大时住的宿舍,曼哈顿西112街526号的厅堂里,现在则已经变成我儿子的珍藏了。

  大康是一个极有天分的艺术家,字画都有很高的成就,我一直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而自豪。不料比我还小两岁的他,竟然病亡于1997年,英年早逝,未尽高才,令人痛惜不已。幸而他的侄儿庆年、大年都承继了唐家的艺术天赋,一个在美国以书画篆刻成名,一个在北京以电影导演鸣世,皆各卓然自立,不坠家声。

  我于绘画、篆刻都是外行,唐氏三代的艺术成就就留给专门家去评论,我只琐琐地记叙我与唐氏三代的因缘如上,以纪念好友大康、达成兄弟,并预祝纪念展圆满成功。

  走笔至此,突然想起唐醉石先生生前曾做过民国政府制印局的技正(总工程师),家父唐振楚先生生前在台湾做过总统府第一局局长兼典玺官,他们两个因为年龄相差颇大,也许没有见过面,但家父盖印的章子中必有醉石先生监制的,甚或醉石先生亲刻的,则几乎可以肯定。那么,两个唐家冥冥之中也许有某种因缘吧,附记于此,聊为谈助。

  唐翼明

  2016年8月15日

相关热词搜索:书画展 诞辰 世家

上一篇: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8303吕霞光画室报名启事
下一篇:陕西书画艺术名家爱心助学邀请展青海活动圆满举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