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www.zg-xbwh.com   2015-12-29 15:02:42   浏览次数: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中华民族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和形成了独特的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有崇仁爱、重民本、守诚信、讲辩证、尚和合、求大同等思想,有自强不息、敬业乐群、扶正扬善、扶危济困、见义勇为、孝老爱亲等传统美德。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很多思想理念和道德规范,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永不褪色的价值。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中华美学讲求托物言志、寓理于情,讲求言简意赅、凝练节制,讲求形神兼备、意境深远,强调知、情、意、行相统一。我们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展现中华审美风范。”
 
  2015年12月7日,刘奇葆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得讲话中指出:“书法不仅成为中华文化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同时作为中华民族独有的艺术形式和精神载体,对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发展产生着极为深远的影响,并对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书法在展示汉字之美的同时,高度浓缩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展现着中华美学风范,构建起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审美艺术世界,成为中华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标识。我们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坚定中华文化自信,大力传承和弘扬书法艺术,以笔墨形象展现中华气度,以精品力作阐释中华美学,让古老的书法艺术焕发出夺目的光辉。这是当代书法工作者重大而光荣的历史使命。”“广大书法工作者要自觉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秉持良好的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坚持以德培艺,追求德艺双馨。前段时间广播中有一则公益广告,倡导“写端端正正中国字,做堂堂正正中国人”,我听了很有感触。它既表明了我们书写汉字应有的态度,也说明了做人的原则。作为书法家,更要把写字与做人有机结合起来,重品行修养、守道德底线,树君子之风、养浩然正气,实现人生境界与艺术境界的共同提升。”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中国书协理事、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林涛先生于2014年4月20日在西北师范大学美术馆举办的“好雨雅集——甲午谷雨-林涛师生书法展作品集”中就写到:“中国书法的精神”。该文于2015年6月19日《甘肃日报》摘登。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现将林先生此文全文刊登,以飨微友!
 
  追寻书法的精神 林 涛 钱钟书先生曾说,“一个艺术家总是在某些社会条件下创作,也总在某种文艺风气里创作。这个风气影响到他对题材、体裁、风格的去取,给予他机会,同时也限制了他的范围。就是抗拒或背弃这个风气的人也受到它的负面支配,因为他不得不另出手眼来逃避或矫正他所厌恶的风气。”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它凝聚了这个时代的民族精神与智慧,品格与气节。一定历史背景下书法风格的形成,除了作者的性格、为人、情感的自认流露外,作者的艺术思想、审美取向、创作动机是其关键,而作者的这些因素受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政治文化背景的深刻影响。
 
  玄学是魏晋时期主导的哲学思想,它主要用老庄思想糅合,儒家经义与佛教思想对魏晋南北朝艺术产生了深刻影响。王羲之与名僧支遁往来甚密,支遁经常为羲之讲解玄学思想,羲之在书法中所追求和表达的审美情感和个人意趣,就是东晋书法艺术所崇尚的“韵胜度高”,羲之退隐后,定居会稽,与朋友一起游历垂钓为乐。寄情山水之间。《晋书﹒谢安传》载,“(谢安)寓居会稽,与羲之及高阳许訽,桑门支遁游处。出则渔弋山水,入则吟咏属文,无处世意。”他们“志在山林而轻轩冕”,把自己完全融化于大自然中,这种生活直接或间接给书法家以启迪,“江山支助”。晋代书法“韵胜度高”正是这种超然的尘外性情培育出来的。
 
  唐玄宗李隆基执政,励精图治,经济文化高度发展,创“开元盛世”。玄宗崇隶书,不满以“二王”为祖的时风,提出用隶书、章草来矫正楷书、草书,并亲自书《秦山铭》、《石台孝经》,又颁布《字统》来规范隶书的形式与写法。世人以应其求,圆润丰腴的隶书在当时极为盛行。
 
  颜真卿儒雅传家,秉承家学,初以实用、重法度为首要。后师从张旭,得笔法。文字规范,法度健全是唐朝统一兴盛之需,颜真卿顺时应势,顺应自己质朴刚正的为人和雄强博大的社会氛围,自信作书。后人敬仰他精忠报国、正气凛然为人,更喜欢他壮美、雄强、博大的书风。欧阳修曰:“斯人忠义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其端庄尊色,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愈可爱也。”
 
  苏东坡,三遭贬谪。黄州五年的贬谪生活,苏东坡潜心研究佛、道,渐渐形成了儒释道三家合一的思想。对现实人生的热爱,在顺境中的淡泊,在逆境中的从容,面对境遇变化时的通达,对他的艺术创作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与杨世昌、参寥、佛印等名士酒友相伴。黄州太守徐君猷、武昌太守朱寿昌都对他五体投地。所以他从政治的失意中解脱出来,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常与酒友饮酒夜游,芒鞋竹杖而驾一叶扁舟,侣渔樵而友麋鹿,亲历历史英雄活跃的雄伟江山,写下了最为精彩的五篇名著:《前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记承天寺庭游》和天下第三行书《黄州寒食帖》。 “唯江上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东坡人生思考超出凡俗,主要是汲取了儒释道三家思想的积极因素。儒家的入世和有为,引导他热爱生活和人生;道家的无为思想,又使他淡泊名利,在逆境中也显得从容自如;佛家的静达圆通,则启迪他走向圆融和通达。他的人生态度也成为后世文人景仰的范式:进退自如,宠辱不惊。东坡在书法艺术上更注重生命人格的关照,提出了“书必有神、气、骨、血、肉,五者缺一不可也”,这是对蔡邕、王羲之前辈书家理论的继承和发展。他说“古人论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不贵”,“人貌有好丑,而君子小人之志不可掩也,言有辩纳,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欺也,书有工拙,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也”,“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妙”。他在诗、词、文、书法上向往追求淡远深邃之美,这种淡远深邃之美的风格在诗人中陶渊明是最高典范,在书法上王羲之是最高典范,这二位是东坡终其一生所推崇的。
 
  韩国著名艺术评论家金兑庭先生在《危险的中国当代美术》一文中指出,“我见到太多的中国艺术家都是自高自大、傲慢的,作为艺术家是很危险的,应该谦虚。中国大多艺术家太现实,不考虑精神,只考虑金钱、市场、送礼等,中国的艺术家大多是这样的。真正好的作品不好卖,很多人也看不懂。在国内摆地摊的到国外去打旗号称‘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却卖的很好。美国人的眼睛不一定就是雪亮的,自己的艺术只有自己内心最清楚,别人也许只是看热闹,热闹过后留下什么?中国现代艺术家画得、写得很快,自己的精神完全没有了。”金兑庭先生对中国当代艺术现象的评论不得不引起我的深入思考,不得不扪心自问:“中国人的精神都哪儿去了?”
 
  在经历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战”、“文革”……中国文化之根本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以儒释道为核心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和审美取向严重偏移,或被挤压、消解、篡改,在以消费主义思想为主导的社会风气影响下,判断一个人、一个艺术家的依据往往是世俗功名,其中包括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社会关系等,人格和修养被漠然视之,与贪腐联姻的虚假东西泛滥,文化泡沫不断膨胀,人心浮躁,精神不知归所。
 
  纵观历史长河,被后人推崇、敬仰、师法者,首先是他们的民族精神与气节,个人修养与人格魅力,象秦桧、蔡京之流,虽然位高权重、书艺精湛,但因人格问题被后人唾弃。历代优秀的书家莫不受儒家思想的深刻影响。伴随着人生经历,或融合释道思想,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书家。而近代以来,中国书家儒家教育的逐步缺失,佛道思想的消解淡化,而一味地学古代经典的笔法,玩弄技法,忽略了古代经典的思想精神泉源所在,不正是“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表吗”?由于思想精神的缺乏表现在书法作品上就是只注重技巧,没有深度和内涵,一味地形式主义,过分地造作,无度地张扬,高傲自大,刚愎自用,缺乏作品背后透露出的涵养和文气,很难找到温润谦和、恬淡自由、深厚博大、铮铮铁骨等审美感受,更难找到雄浑博大的正大气象。
 
  我们在书法学习创作中应该去追寻中华民族优秀的精神品格,或是庄重宽博的大汉气象,或是神韵潇洒的君子之风,或是雄强挺拔的忠烈气度,或是超凡脱俗的自由思想,或是含蓄淡泊的禅佛之味。中国书法的伟大复兴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重要内容,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所在,愿我们书法艺术之伟大复兴早日实现。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相关热词搜索:林涛 书法 精神

上一篇:潇洒出风尘 豪迈入神韵 ——赏卿建中书法艺术
下一篇:从“通渭现象”说说西部书法 ——秋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