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出风尘 豪迈入神韵 ——赏卿建中书法艺术
www.zg-xbwh.com   2015-12-13 20:29:45   浏览次数:

 
  古人云:“书法甚难,有得于天资,有得于学力,天资高而学力到未有不精奥而神化者也。”这是古贤概括出的书法成功的规律,而我结识的建中仁兄正是兼天资学力和悟性,有意用功无意成功的军旅书家。
 
  建中兄乃巴蜀才子,军中英杰,自幼受家庭熏陶,习书临帖,精勤染翰,数十春秋笔耕不辍。巴山蜀水赋予了他天然的神思和灵悟。军旅生涯历练了他独具的品格和意志。他虽公务拔冗,但却浸淫书道未有丝毫懈怠,入古之旅,苦海艺航,探寻古典之大美,精采百家之众长。陶养胸襟,涵泳心智,沉潜幽炼,卧薪尝胆,终得古之一二正果,方小试锋芒,便熠熠生辉,硕果累累。其作品即出有获,先后入选全军第四届书展,全军廉政文化建设艺术展,邓小平百年诞辰艺术大展,全军公务员书法大展及建党80周年,建军70周年,改革开放30周年等军内外展览20余次,其中10余次获得等级奖。被中国书法家协会、北京书法家协会、国际名人艺委会同时吸收为会员和理事,真乃:“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为建中兄的丰硕战果击节称道,更为其坚韧不拔的执着追求精神盛赞由加。
 
  在各类大展中饱览建中兄鸿篇巨制的行草作品,每每给我以强烈的震撼和美不胜收之感。他那矫健雄逸的笔姿,遒劲秀婉的体势,清新雅典的风韵,潇洒豪迈的神采,无不让人感叹军旅书家阳刚壮美的特质和超然优游的崇高境界。尤其是汶川大震,国难当头时刻,建中兄思国忧乡,大爱无言,情系汶川,和泪泣情创作了一批巨丈作品,捐献给书协和慈善机构举办的赈灾义卖活动,表达了一位军人和蜀乡游子的爱国爱民之情怀。作品在展卖期间大受专家和观众的好评,有人因喜其意态俊丽,风采清越的尺八四条行草作品,而出以重金购藏。观展中,我对建中兄的新创作品更是激赏不已,他饱蘸浓墨,以情命笔,纵横挥洒,任性逍遥,如大幅作品自作诗,“地动山摇震翻天,摧毁汶川一瞬间,举国上下献爱心,大江南北驰救援”。诗书合壁,气势磅礴,笔墨或枯或浓,笔法圆转中杂以方折,粗处如扑刀砍来,细处如钢丝游动,朴拙流畅,浑厚而挺巧,天真烂漫,妙不可言,大爱之情和优美的书法艺术天然地溶合在一起,由此可见,建中兄的书艺又开新境,更上一层楼。
 
  近来建中兄乘兴精选佳作百幅,拟付梓出版,聊达意愿。余有幸先睹选稿,并置于案头品茗赏观数日,收益匪浅。余与建中兄大有相见恨晚之憾,但一见却成莫逆之交。也许我们名字中都带有卿字,而且首尾巧合,故放怀畅饮间便戏言:“卿卿我我,情意相投。”
 
  戊子端阳,小假三日,夜色阑珊,万家灯火,余独自凭栏,思绪万千,勿想起建中兄嘱托,对其书稿一陈见解。恭敬不如从命,况已拖至时日,适雅兴铺毫,以达胸意。余以为建中兄道德文章、谦谦君子,治学、为官、艺事论道均为人之楷模,故以“大、雅、古、美”四字盖其书貌。
 
  一是宏大气魄。古人云:“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智若拙。”鬼谷子亦言:“大气魄、大智慧、大气度”。建中兄胸次如海,浩气盈天,且独喜气格宏大,阳刚壮美的书家作品,如师宜官,颜鲁公,瘗鹤铭,泰山金刚经等独擅擎窠大字的书家和榜书,他均焚香敬书,顶礼膜拜,临习百通,敲骨吸髓而得鱼忘荃。师法晋唐,心仪颜柳,得清雄壮伟之气象。为强其筋骨,提升气格,又精临六朝碑版,龙门造像和摹崖石刻等,以期临碑兼容,阴柔互补。既从碑中求骨,又能从帖中得气。因而其创作以鸿篇巨制取胜,以磅礴之势给人心震慑之力。
 
  用比重锋外拓法,大力阔斧,凌空劈杀,落纸有声。用墨浓重枯涩,时出意趣,有“润含春雨,干裂秋风”之奇效。如横幅长卷苏轼《水调歌头》作品,即兴挥洒,率真自然,一任心性流淌,章法如排兵布阵,恢宏壮观。字态大小,顾盼生情,俯仰之间错落生险,表现了强烈的自我意识。读这使人体味到兄之雄奇伟岸,潇洒英武的气质和品格。
 
  二是雍容尔雅。“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是孔子在《论语》中提出的做人标准。礼乐为文,仁义乃质,文质彬彬乃举止文雅之人,今又喻指文风或书风之文雅也。建中兄给我的印象是英武潇洒而又儒雅翩翩。他既有武将之雄风,又有文官之雅气。举止言谈,气宇轩昂,精神洒落,其书亦然。如刘熙载云:“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他在总后机关领导岗位工作二十余年,积年成学和出色的领导才能积淀了他雄厚的见识和才智,也锻造了他从容不迫的品格和气度。他为人处事谦和朴诚,以礼相待,治学谨严,博而专精,使他朴厚的气质中兼具文雅的风采。因而他的书法在一种顺手自然中夹带了书卷气的朴实无华的韵致,流露于禇墨之间。如他在全军廉政文化建设艺术大展中的获奖作品,就是一件艺术水准上乘的佳作。那种开张的气势、古雅的韵致,落花散藻,错彩生金的新奇章法,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龚自珍论陶渊明诗曰:“陶潜酷似卧龙豪,万古浔阳松菊高,谁言诗人竟平谈,二分梁甫一分骚。”建中兄诗有陶潜遗风,书之亦然。他追求的旷逸绝俗的精神境界和超然淡雅的情怀,无不在书作中流光异彩。
 
  三是以古为新。建中兄学书走经典之路,攀古人高峰视为入室门径。所以他广搜碑帖,遍寻名迹,以古人为伍,摹写碑帖数百种。排铺两汉、沉潜写经,得潇散飘逸之致。深研三颂(即不门颂、西狭颂、阁颂)得辉金如玉,粗犷雅拙之气。饱览流沙坠简,敦煌写经,得浑厚苍茫天真烂漫之趣。他把这些经典养料“揉进书法创作中,平添了几分古厚雅健的清新气息。”
 
  建中兄为官清正廉明,做人立古人之风,所以其作品正面示人,古风浩荡。同时,他亦能审时度势,关照古人,以独具的现代视角和审美理念化解古典,以古为新,探索笔墨当随时代的审美意趣。如王国维人间词话之《人生之三境界》作品。以别开洞天的逸情笔致赋词以新奇之感。其纵横劲逸,便换腾荡,如风云满纸,秾秆疏密,错彩交辉,如星汉流天,一派磅礴而超旷的气象。字里行间如千里阵云,万岁枯藤,遗黄山谷,米南宫神韵,亦古亦新,自有我在。
 
  四是采撷众美。古人云:“夫天地无言谓之大美。”哈·记伯伦说:“心灵沉醉于大美的人,久而久之,他的精神就会变得富有。”项穆论书雅言:“会古通今,不激不厉,规矩谙练,骨态清和,众体兼能,天然逸出,巍然端雅,奕矣奇解,此谓大成以集美也。”
 
  建中兄坦言自己的审美取向就是唯大美主义者,他说,书法作为国粹是大众艺术,其美的标准是品味无穷,雅俗共赏,所以他不屑丑怪流行时风,倡扬古典大美,并身体力行。他精研古今书法宏论,探寻古质研美真谛,通临历代经典法帖,古里淘金。他学习“二王”取其古雅雄逸,俊秀妩媚之美。学习“颜柳”取其刚柔并济,骨力洞达之美。学习“素黄米蔡”取其意趣昂扬,萧散舒宕之美。学习明清以降诸大家,多取其流美简便。个性特出之美。集众美化我为用,滋养个性。所以在他的笔下化合融会,取舍精当,新意时出,因而其书法以古朴、雄强、萧散、疏朗彰显风格。
 
  建中兄学富五年,修养高深,且多才多艺,书涉真草隶篆,艺通琴棋书画,中得心源,外师造化,其书道一途必将大器晚成矣。余不揣浅陋,草识数语,以陈贺意!                                                 
 

相关热词搜索:建中 书法艺术 神韵

上一篇:书法中的常春——《金秋》杂志主编 李泉林
下一篇:林涛:追寻书法的精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