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中的常春——《金秋》杂志主编 李泉林
www.zg-xbwh.com   2015-12-13 20:29:17   浏览次数:

 
  书法中的常春,绝少婆娑和婀娜,也极少见到秀丽和柔媚,甚至于连一丝婉约都很难见到。书法中的常春每每跌宕遒劲,杀法骁勇中弥漫着浓郁的英雄气,甚至于有意为之的清丽中,仿佛都氤氲着颠扑不灭的伟丈夫气概。然而,常春真的是一位素面朝天,却清爽雅致的丽人。
 
  我总是揣测着,倘若将时空拉回古代,拉回秦汉,拉回魏晋,拉回明清,其间的常春又会是什么风范。不会是吟诗弄词,伤春悲月的林黛玉,也不会是舞枪弄棒于乱军中冲锋陷阵的孙二娘。比纯粹风雅伤怀的林黛玉多一些剑胆英气,比纯粹征战杀戮的孙二娘又多一些斯文和雅致。披穆桂英的那种征袍,佩长剑而舞银枪。执李清照的那管秀笔,俄而抚琴吟唱,俄而秉笔浅录,满怀愁绪,无疆幽怀。如许散发着古代迁客骚人情味的诗词歌赋,诸多深深打着历史文人墨客个体烙印的真草隶篆,被常春日日喜爱着,揣摩着,临习着,追索着。她的高古味道,就在她的字里行间跳跃。
 
  常春豪气。有一次说要送我两刀宣纸,离开她工作室时,谁都不记得了,但是走到车跟前时突然惊醒,说是忘了一件事,于是重又上了楼,气喘嘘嘘地抱着两刀纸下来。常春的书法,不可能摆脱她性情的牵引。有两次长安书社策划的关于孝亲敬老的书展,她的两幅作品收入其中,人不知其女流倒还罢了,大家知道了这等一个人物,莫不惊呼巾帼须眉。大家是从她的字里品到了书法中的常春特有的豪气。再怎么模仿,无论如何追求,在常春那些形式各异的字里行间,遏制不住的都是她的鲜艳的豪迈。常春的笔速快,似乎在一个芳草鲜美的绿茵场,娴熟而快意地走着一柄长剑。她不会拖沓地瞻前顾后,那不是她,瞻前顾后地拖沓中,找不到豪气的常春。你看她的走笔,分明一种凌厉的畅快,以及畅快的凌厉,真的是一场旋风般的剑舞。却并不是毫无章法。当一幅作品在恣情纵意中落定,你看看那一纸风云,于无匠心中往往暗蓄着大匠心。
 
  常春是个直性子,心口敞亮,心里春秋,总是不折不扣地从嘴里道尽。正如她的书法,不表现出她的性情,即是对她可爱之处的蹂躏。大家喜欢和她交往,是因为她身上了无小女人的鼠肚鸡肠。她的书法里,便常常现出千姿百态的伟丈夫摸样。最喜她的章草,似秦汉的大肚子将军,披挂并不华丽,却一个个敦厚魁梧或丑或美棱角分明地高古着。她的行书,黑压压雾沉沉纠缠不休连绵不止地蜿蜒成重峦叠嶂的群峰,晕染成群山一般伟岸着。她的汉隶,不在汉隶中游走,却宽博舒展成飞将军李广,无拘无束地在自己的家园,恣肆地要把性情挥洒到淋漓尽致。至为钟情的莫过于她的小楷,精致地小着,却铮铮然有金属声,刀剁斧砍成棱棱挣挣的活字模样。他们排布成气象轩昂的一片,真的便有万千兵马俑的气概。
 
  常春在自己的斗室研习书法,实践书法。在大学的课堂上讲解书法,教练书法。她是永驻在书法里,潜心苦修的圣僧。汲取二王之精魂,谛听颜柳之浩叹,触摸书家不朽之笔意。不在乎成妖成仙,成神成圣,她只是在自己的书法里,大气快意地生动着。
 
  偶尔会到常春的工作室品茗,袅袅的清香萦绕于面。喜欢这个优雅的所在,没有一丝女孩人家那种浓烈的脂粉气息,有的只有满墙的墨香,和总是思古慕古遒劲豪迈着的书法中的常春。清丽的女子,书道的剑客,不可有二,常春是也。
 
  
 

相关热词搜索:常春 书法 杂志

上一篇:书法创作,“玩心大炽”才好——从“自有我在”展览说起
下一篇:潇洒出风尘 豪迈入神韵 ——赏卿建中书法艺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