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风游云 幽意独求——略谈贾长城先生的书法艺术特色
www.zg-xbwh.com   2015-08-25 14:21:24   浏览次数:


  近年来,中国书法的方向标渐渐地从中青展时期的张扬个性转向复古,甚至走向不惜以牺牲个性为代价的另一个极端。孰是孰非,我们且不去加以评说,因为处在复兴时期的书法艺术,需要有多种探索,成则可喜,败亦无惧。尤其可贵的是这些探索过程还可以为我们提供许多有益的启示。
 
  在这两种力量的交锋与转换中,也不乏一批静观者,他们看似游离其外,其实时刻关注其中的变化;他们既不盲从时风,但也无排斥心理;他们对自己的既定目标总是坚定不移的,但也能从各种流行元素中汲取营养,丰富自己。在我熟悉的书家中,贾长城算是典型的一位。
 
  长城穿着朴素,常着布衣布鞋,性情谦和,气质安静内敛,看似有尊古离群之意,其实是一位冷静的观察者和思想者。他谨慎地寻找着古风与时趣的契合点,力求切合个性而有高度。生活中的长城讷于言而敏于行,心性高而识见广。无论是师法传统还是借鉴时风,都有自己的理解与尺度,从不人云亦云,随声附和。
 
  在书法实践中,长城长于行草、隶书,善于融会贯通。和古人相比,长城可资利用的资源更加丰富,但丰富的资料也会使人炫目而不知所措,一些人在日益丰富的书法资料面前就成了“邯郸学步”者——这是只知吸收不知融合的结果。长城无疑是善于融会贯通的,而且他清楚,如果不是水到渠成的吸收融合,便会变成一锅夹生饭。艺术直觉在此起到了关键作用,他睿智的把秦汉直至明清的不同时期的法书,加以梳理与选择,以颜真卿、何绍基行草书为根基,辅以篆隶之法,再将适合自己心性的各种书法元素冶于一炉,裁成一相,最终形成自家样式。篆隶书本为静态书体,字与字的呼应相对较弱,长城在增加篆隶单字内在呼应、线条灵动的基础上,根据作品的构成需要,适当运用抒情性的长线条和曲线来“破”篆隶结字的稳定性,从而形成了整体动静相生的节奏感。我还常钦佩长城的通汇能力,他在字法和章法的统合上,就像一个出色的乐团指挥,能够恰到好处地协调各种乐器,使作品内部的诸多元素顾盼有致,浑然天成。
 
  营造空灵通脱的意境也是长城的长处。意境是人的修养和境界的表达,不是能强力而致的。早在魏晋时期,书法就是名士展示自己玄学修养的重要媒介,所以书法从一开始成为艺术起,就与人的修养和境界相联系。人的修养和境界的差异也就决定了意境的差别。长城虽身处纷繁的世象中,但好茶、禅之道,茶道有助于静心、凝神,与儒释道的“内省修行”思想相契合;禅发而为禅诗,长城诵读之余,流淌于笔端,颇有可观之处。茶禅之道流淌出的是部落尘俗的佛理禅意,浸淫其中,自可养其“清静恬澹”之境。
 
  自欧阳修起,就有“书如其人说”,即人的境界决定书的境界,长城刚过不惑之年,禅、茶、书、画相互滋养,篆、隶、行、草相化相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城会达到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
 

相关热词搜索:游云

上一篇:艺术批评的角色——兼评《仇高驰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获奖作品集评》
下一篇:妙道自省 神采飞扬——孟繁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