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建中书评——路洪明
www.zg-xbwh.com   2015-04-12 09:45:38   浏览次数:


 
  前人评山水画有“远看取其势,近观取其质”之语,沈宗骞言:“求格之高,其道有四:一曰清心地以消俗虑;二曰善读书以明理境;三曰却早誉以几远道;四曰亲风雅以正体裁。”王颂余先生曾说:“专业画家和业余画家二者之间没有鸿沟,谁做学问,谁是学者型画家,谁就是专业的。否则,二者是要转化的。”在此罗列了一些画论来谈卿建中的书法看似风马不接,然而,且不说古人“书画同源”的道理,这些画论却与我读了他一些书法作品后的感受相契合。
 
  “远看取其势,近观取其质”语出郭熙《林泉高致》之“真山水之岩石,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 。它是郭熙对宋之前山水画实践的综述,也影响了之后的书画创作,一幅作品如能经得起观者远取近睹无疑可称为佳作。我是由北京回天津在周振云先生的车内获观卿建中作品的,当时远远瞥见车内一份杂志上刊登的书法感觉不错,便拿来仔细拜观,几篇读过后不由连连击节,方知一瞥即触动自己的感觉不无缘由,其势其质都颇具古风。在书法作品中,所谓质包含有诸多内容,但不论什么样的内涵,最终吸引人视觉的仍然是点画的动势情态,深究之则是它们的形态构造含有微妙的用笔变化。对此卿建中当有会心的体悟,从他书写的大幅作品《岳阳楼记》中可以见到端倪,若“忧”字,在卿建中的笔下“憂”字被转换成点与线的搭配关系,在线条的徐疾变化与点画的顾盼中,原本横平竖直的规范汉字通过书写成为了具有笔墨内涵的书法艺术形象。对于此,欣赏者感受到的是点画传达出的书家性情,而不必考究其背后的用笔过程,甚至对于书家来讲亦未必对如何挥毫锱铢必较,然而这却是在“池水尽墨”基础上的心手双畅,此乃中国艺术精神的形式特征之一。书家往往把复杂的意念转化成一种构成程式加以表现,这种构成形式在世代的经典解读中积聚了丰富的美学思想。对于它所表现出的视觉形态的价值以及对其内涵的解读,一定程度上赖于书家和观者以自己的艺术灵性和文化素养来运用与领悟,因此,也就使中国书法千百年来在有限的点画组合中却派生出丰富多彩的诸多流派风格。基于此,卿建中在习书中没有以酷肖古人为能事,而是从书法生命的存在规律层面领悟其本质,从而去提炼自己的程式语言。
 
  朱履贞《书学捷要》言:“凡学书,须求工于一笔之内,使一笔之内,棱侧起伏,书法具备;而后逐笔求工,则一字俱工;一字既工,则一行俱工;一行既工,则全篇皆工矣。”由此可以见质与势之间的相互关系。所谓的势是在点画运行中形成的,尤其中国书法是以流动的一次性书写为表现手段,当点画被当作字符,其独立性会被整体运动所裹挟,这导致点画在上下的承接发展中形成一种势态,这种态势不但增强了了点画的存在空间,而且也拓展了字符间的能量,从而使观者感受到整篇气畅通神的生命活力。观卿建中的书法作品让观者会有这样的体会,像他的草书作品更让人感到有一种“笔所未到气已吞”的气势。
 
  卿建中在书法修习中走的是平正中和一路,他曾说:“在写书的道路上我还是始终坚持先入古后创新的路子,因为汉字本身就是我们的书圣先贤们创造流传下来的文化国粹,只有以古为根,方能主干粗壮且枝叶繁茂。”有如此识见,他选择的习书途径是大成之道,同时亦可反观出书家对书求高格的神往。卿建中先生虽然任职军中,多有公务在身,却能以笔墨涵养身心,做到了常清心、善读书 却早誉、亲风雅,故而其书法既有军人独有的大气,亦有文人的书卷气。作品的大气既源于部队对人的陶冶,也与卿建中先生在为人处世中秉行中正之道有关。而他作品中透出的书卷气更是难能可贵,由于书卷气本身就是文人作风,是文质彬彬的君子气,正如陈玉圃先生说的:“君子的整个表现就是淡化利益、淡化功名,追求简淡平常的生活。”因此,书法追求简淡就容易造成书卷气,观卿建中先生作品中透出的书卷气当与此无二。由此领悟前贤“书如其人,书品即人品”之语确为从艺不易之法门。这样来看卿建中先生的作品,就不能仅以是否“专业”一词来衡量境界之高下。且不论古圣先贤多为饱读诗书之巨擘,观当世有成者亦非汲汲于名利一途的所谓“职业书家”,还是王颂余先生所讲的看谁在真正作学问,这才是本根所在。
 

相关热词搜索:建中 路洪 书评

上一篇:落落欲往 矫矫不群——孙荪
下一篇:志攀峰巅 气和云翥——评李宴清书法

分享到: 收藏